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協會新聞

中美貿易戰之我見(六)精準打擊、反戈相擊

2018-06-23 12:34:13


朗普對中國出口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這只「靴子」終於落地了,涉及500億美元,中國商務部反制清單一公佈,特朗普又揚言「加碼」對來自中國2000億美元貨物徵收10%的關稅。《中美貿易戰之我見》,我寫了五節,本想繼續寫下去,但「中美貿易談判」、「特金會淡」這些熱點問題轉移了人們的視線,再發表這樣的評論,有些不識時務。不過,以我的判斷,特朗普不會放過中國,我也在靜靜觀察。正像特朗普所言,「放過了中國,對歐洲夥伴鋼鋁徵稅顯得不公平」。也正是在這種理由的說使下,特朗普「下手了」。其實這幾個月來,特朗普這個商人總統,在朗朗乾坤之下,向全世界表現出了一個奸商的嘴臉,讓中國人民觀賞了所謂自由、民主制度下培養出來的,極端自私不守信的大人物,「做人,做政客,需要多麼無恥、不義,才能達到如此厚顏無恥的境界!」


特朗普設計「連環計」,環環相扣、步步緊逼


幾個月來,中國政府付出了巨大精力陪特朗普「玩」,派出高級代表團互訪談判;特朗普的經貿談判團隊,則發揮了國家利益試探、緩衝作用。他先以與中國貿易談判,做出讓步為「誘餌」,換得中國政府在朝鮮「棄核「及「特金會」的積極配合。一旦「特金會」取得了實質性成果(他自認為),馬上翻臉對中國開價「索錢」。他自詡放了中興公司「一馬」,中興兩次的「過關費」超過了百億人民幣。有個段子說,「川普計劃把中興從重症監護室轉到普通病房,途中卻被眾議院抬去了太平間,川普又趕緊把中興從太平間門口攔下重新轉回重症監護室,經過搶救,奄奄一息的中興又死裡逃生了,就在養病中,參議院突然走過來拔掉管子,直接送去殯儀館。」關鍵問題是美國人這樣「玩」中興,讓中興付出「治療費」一百多億人民幣,這是美國政府從我們一家企業中取得超額利潤。我的看法是,特朗普一會讓中興死、一會讓他活,將中興作為「人質」,隨時敲榨,索取「買路錢「。特朗普對中國的態度就是使用連環計,一計套著另一計:朝鮮半島關係緊張,他緩解對華貿易制裁壓力,得到中國的回報和幫助,緩和了半島緊張關係,取得了「特金會」的成果,接著馬上調頭加大對華貿易壓力,不顧雙方談判達成的經貿共識,宣佈了500億商品加徵關稅。這個數額比特朗普宣佈對歐盟、日本、韓國、加拿大、墨西哥等國加徵關稅的總和高出了好幾倍。近期,美聯儲宣佈對美元加息,導致美元升值。一般情況下,美元加息是在美國經濟向好的情況下採取的行動,但加息造成本幣升值,對出口貿易不利,特別是處於貿易逆差較大的美國,產生的是「雙刃劍」的作用。因為美元升值,有利於貨幣貶值國的外貿出口,而不利於升值國產品出口,美國的連環計就是,通過加息造成美元升值,增強美國人的購買力,獲得中期選舉選民的好感。對於產生不利於出口的副作用,則是加大對進口產品加徵關稅,以此衝抵進口貨物的競爭力,並從進口貨物加徵關稅獲得的高額利潤中,䃼償其出口企業的損失。美國打「台灣牌」,把越南、日本、印度、澳大利亞拉來對付中國,將他們當成了自己戰略利益的「籌碼」,商業利益的賺錢工具。


特朗普勝算的幻想來源雙方貿易額的基數


特㓪普這麼有底氣與中國進行「貿易戰」,不斷放風、不斷加碼,這些,我在前幾節進了了一些分析。近期他騰出手來,專門對付中國,認為勝算的機率很大,這是他從算術意義上進行了「精算」。認為中國無法與其對等報復下去,他先提出500億美元清單,中國跟近報復500億;他接著揚言加碼2000億美元,加徵關稅10%,並再次聲言,如果中國再跟進報復,他仍再加碼2000億美元進口貨物進行加徵關稅。因為他算准了中國最多只能跟近2000億美元,再加碼就超出了年進口美國商品近2000億美元的總量,而無法「跟」下去了。因此,理論上雙方「對賭」互相加碼,2000億美元是平衡點。如果美國在2500億美元的基礎上,再加碼,仍然有2000億美元的空間,而中國在貨物貿易上已「彈盡糧絕」無法繼續「跟」下去了。這就是財大氣粗的美國人,幻想壓垮中國人的「如意算盤」。


報復不應受限,應在多個領域裡展開


特郎普一邊與中國展開「貿易戰」,一邊不忘誇獎我們的總書記,宣揚與他個人的友誼等等。無非是留有「後手」,不要撕破臉,希望「貿易戰」限制在貨物貿易領域,而不要向其他領域擴展。這點我們不能在美國人畫定的圈子裡「轉」,一定要在美國最撓頭的領域和事件上下手。因為美國人的「貿易戰」,針對的是中國「一代一路戰略」、「中國製造2025」,遏制的是中國的戰略機遇期,極力阻礙中國發展。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十八般武藝」全面用上。你不怕「自損八百」,我們又何懼「殺敵一千」呢?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與你死磕了。


中國商務部發言人,講了跟進貿易報復的一段話,很值得琢磨,就是從「數量和質量」方面進行報復。我想,報複數量僅限於從美國進口的近2000億美元貨物,而「報復質量」則有許多空間可挖掘。我認為「報復質量」不僅限於貨物貿易,還可在中美服務貿易存在巨大逆差領域展開。我們毎年有幾百萬遊客到美國旅遊,而美國到中國旅遊的遊客不足我們赴美遊客的1/10,中國遊客在美的消費支出是相當大的,可以將這部分人員的出國消費停下來。我們每年有幾萬學子赴美學習,每人僅學費就是幾萬美元,加上生活消費支出,是美方很大的收益,我們可以動員這些學子轉向同是英語系的其他國家學習。中國每年進口美國電影大片幾十部,而向美國出口電影電視劇少的可憐,這些電影在中國市場上賺的盆滿缽滿,形成了巨大的服務貿易逆差。中國每年從美國引進的籃球運動員和體育教練數量可觀,為此支出了大量的費用,這些都可以作為「籌碼」使用。


本文由協會榮譽顧問安保華先生撰寫

聯絡我們

地址: 香港新界上水龍琛路39號上水廣場1223A室
(852) 3543 5126
(852) 3547 2129
info@cbea.com.hk

 ©Copyright2015,HongKong Cross-Border E-Commerc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