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協會新聞

中美貿易戰之我見(五)警惕美國開啟「貿易戰」背後的「陰謀」

2018-05-15 16:13:38

美國發佈的加征關稅清單1300多個稅號,大多針對中國的高端產品和和高科技產品。其阻滯我們的「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壓制中國經濟發展的快速增長的速度,成為世人皆知的「陽謀」。其背後的陰謀不能不作認真分析,不能不做防範而引起警惕。根據我對美國政策這些年的關注和瞭解,我認為,美國的陰謀還有,通過貿易戰「損傷中國製造業」,阻斷中國製造業形成的產業鏈,打擊中國製造業完整體系,迫使美資在華製造業回歸。「引導製造業回歸」,是10來美國政府一直追求的目標,特朗普想通過貿易戰達到「一箭雙雕」結果,這是他陽謀後的陰謀,也是美國談判代表沒有擺上桌面上,而想得到的利益。



美國政府名為對在華美資企業開展反腐   實為降低其競爭力,迫使其回歸。


我前些年到在華美資企業調研,與一些美資企業的高管交流時就發現一個問題,高管們反映他們企業在華競爭力下降的原因,大部分來自美國國內。美國政府對海外企業開展「反腐調查」,開展「避稅調查」等行動,特別是對在華美資企業的力度更大。對企業「不正當競爭行為」(如,採用行賄受賄手段)開展調查,甚至對美在華企業的正常費用也開出罰單,比如,為擴大企業影響的企業年會酒會費用;甚至企業為培訓員工,外請講師的交通和授課費用都列入其中。高管們報怨,這樣嚴厲的要求,如何讓美資企業在華與其它外資企業競爭?這樣的「嚴苛」,曾使我「肅然起敬」,一度認為美國真是一個嚴格執法的國家,在認真維護「自由貿易制度」。但很快發現這是美國政府逼迫「企業回歸」的手段。美國政府向中國潑髒水,誣衊中國政府歧視美資企業,使美資企業在華沒有公平競爭環境,而造成這種局面的恰恰是美國政府自己,是他們逼迫企業回歸設的「局」。


糾其原因,美國金融危機爆發、產業空心化加劇,暴露了美國「避實就虛」的大問題。虛擬經濟的膨脹和泡沫帶來金融危機;而實體經濟的「離岸」,使美國的產業工人由1000萬多人,急驟下降至150多萬人。奧巴馬政府「痛定思痛」,提出了「產業回歸」,並開始大挖別國「牆角」。奧巴馬政府「海外反腐」,有著「一箭雙雕」的作用。我認為,名為舉起「商業反腐大旗」,客觀上造成降低企業在海外競爭力;實為「逼迫」美資企業「回家」。在破壞中國製造業、動員美企回歸方面,美國做了許多動作。

大家可能還記得,在10多年前,美國大使館挑起了「霧霾爭議」,至今沒有人將它與美國的破壞我們製造業的「陰謀」聯繫起來。事情起因是,當時美國大使館毎天在網站上發佈北京霧霾指數,他的指數是P2.5量級,而中國的環境部門發佈的是P10量級,這樣對霧霾認定差距很大。據說美國使館還煞有介事給館員發放了霧霾補貼。這個霧霾指數在國內引起軒然大波,線民指責環保部門,質疑我們發佈資料的公信力。後面的情況大家部知道了,政府重視,下大力氣整治霧霾,「去產能、去庫存」,關停並轉了一些企業,出臺了一系列嚴厲的政策措施。據說,這幾年國內發生的“環保”群發性事件(比如,化工「PX」專案建設,引發一些地方群眾反對,施壓政府並使項目「流產」),背後都有美國人誇大苯的擴散,對空氣品質影響。


美國政府並不是關心中國民眾的身體健康,而是陰謀「放大」霧霾和環境問題,在中國民眾中引發恐慌,然後給政府施壓,將大批企業停掉,從而達到破壞中國製造業目的,促使「企業回歸」,從而減慢中國經濟發展速度。 當然,中國政府加大力度「去產能、去庫存、轉型升級」,整治霧霾成效明顯,處理好了這個「危機」,這是美國人沒有料到的。如果當年它們達到了破壞中國製造的目的,可能就沒有今天的「中美貿易戰」了。


美國盯住中國的加工貿易,不僅置疑其產生的大量貿易順差,還散佈它的種種「弊端」,其目的是,也是通過詆毀中國加工貿易,來損傷中國製造業,促使美資加工貿易企業回歸。這些措施確實產生了一些效果,使的中國加工貿易比重下降,在華美資加工貿易企業開始「回歸」。我曾在不同場合的發言和講座中,對美國釆用多種措施促使製造業回歸問題進行了分析,並呼籲各級政府應引起高度重視。特朗普「上臺」後,加速了「產業回歸」的速度,這不僅有其產業工人選票的承諾,也有美國根本利益的訴求。他採取了「兩手」來引導「產業回歸」,「一手」是出臺降低企業綜合稅,將徵稅額由35%大幅降低至15%;「另一手」就是通過打「貿易戰」損傷貿易對手,同時也增加了美資海外企業的運營成本,逼其「就範」。美國制裁我們的中興通訊,並不害怕中國政府「對等」下手制裁美國在華企業,甚至希望中國這樣做,其背後陰謀是希望通過中國政府之手,達到驅趕在華美資製造業回歸,這個陰謀我們要識破,在「商戰」中避免中了美國人的圈套。



保留完整的產業鏈是中國製造的關鍵


美國擁有相當完整的工業體系,只是在虛擬經濟爆發式增長的一段時間裡,這個體系中的低端部分,被美國人所不恥,將其轉移出去,大量的普通產品他也不生產了。這樣的產業結構使得美國失業率上升,產業工人數量大愊下降。金融危機爆發,產業空心化的弊端就暴露出來。其實,在所有工業大類中,美國保留利潤較高的部分,而把利潤較低的部分「出口」了,而受美國的帶動,歐洲也把低端工業「出口」了。 比如汽車,美國的高端轎車和重卡在世界領先,但是不造低端的轎車和卡車了,因為利潤低;大化工美國也是保留的,因為用人少,利潤高。人們比較熟悉的陶氏化學、杜邦、埃克森美孚等都是。美國要海外製造業回歸的目的,不僅是增加國內就業率,也是打擊對手的製造業,美資海外有份量的企業大多在中國,美國明確中國是它的競爭對手、潛在敵人,他必然瞄準的是中國,瞄準為中國「服務」的美資企業。


在美國加大企業回歸力度時,我們國內正好開展著工業化的「轉型升級」及「去產能、去庫存」,我們對美的警惕性是不夠的。我們國內一些人的行為、一些地方政府政策,不自覺的配合了美國人「產業回」的陰謀。舉例來說,國內勞動力成本上升,企業競爭力下降,一些境外企業萌生離開念頭,一些地方政府不是去安撫解決問題,而是「火上澆油」,以「產業轉型」或「騰籠換鳥」為名,將企業擠走、「請走」,用企業騰出的土地搞房地產開來「掙大錢」,認為這樣操作效益更高、賺錢更多。其實,這是步美國城市空心化的「後塵」,沒有了產業支撐,城市將走入衰敗。還有,一些憤青發起的全面抵制洋貨運動,也燒到了中國製造,即外資企業在國內生產的品牌(比如,汽車、手機、電器等),本來這些獨資或合資企業在中國生產,也是看好中國市場銷售的,你搞全面拒買,它只好「打道回府」了,這不是正好配合美國政府,將美資企業送回去了嗎?與美國「幹仗」,不僅要「精准打擊」,還要全民共識、行動一致。要配合好政府的制裁措施,政府發佈了貿易「報復清單」,我們就「按方抓藥」,拒買或少買進口的「清單貨物」,同時對「貿易戰」造成的部分商品價格上漲,有定力不驚慌、不搶購。


工業是一個體系,光做高端未必做的好,沒有中低端的支持,高端製造業就會常常冒出一些低端的失誤。這是個環環相扣的問題。我們國家這些年科技成果「井噴」,高鐵、航母、大飛機都有中國製造(包括低端製造)作為基礎和後盾才能成功。對美國人的陰謀,我們一定要防範,要出招應對,所以一些「低端產業」保留是必要的。中國這些年搞產業升級、貿易轉型,低端製造轉出去了不少。比如,曾占世界貿易份額90以上的鞋帽產業,有60%以上轉移到越南。如果有一天,我們的鞋帽、紡織品等低端產品要靠從越南進口,不僅將是個悲劇,而且是被人「卡脖子」,的戰略失誤。


本文由協會榮譽顧問安保華先生撰



聯絡我們

地址: 香港新界上水龍琛路39號上水廣場1223A室
(852) 3543 5126
(852) 3547 2129
info@cbea.com.hk

 ©Copyright2015,HongKong Cross-Border E-Commerc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