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協會新聞

中美貿易戰之我見(四)美國知識產權利益獲得是中國貿易順差形成的重要原因

2018-05-07 20:50:48

美國政府貿易談判代表團來華談判兩天(5月3至4日),並於4日「打道回府」。媒體報導,兩天的談判有共識,也有較大的分歧。我認為,這次貿易談判的背景與以往有所不同,首先是代表成員財長姆努欽、商務部長羅斯、美國貿易代表萊特海澤、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貿易顧問納瓦羅、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和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幕僚艾森斯塔都是對華強硬分子,這幾個人不僅長期與中國打交道號稱「知華」,而且是對華貿易採取強硬措施的制定和推行者,是美國對華關係中的「鷹派」人物,不像以往美方談判代表中,既有「鷹派」又有「鴿派」的情況。所不同的是這些「鷹派」代表了美國不同利益集團的訴求。其次是,美國人未談之前就先亮出「商戰底牌」,開出了條件,讓中國人接招,並擺明瞭制裁措施,然後再主動「應邀」來華談判的。這種「胡蘿蔔加大棒」手段,是美國人慣用的伎倆。這樣的談判大有「殺氣騰騰」而來,締結「城下之盟」的意義。




據說,美國談判代表帶著多達8個條件而來,我的看法其中最主要的有「三個條件」,一是要求中國到2020年將對美國貿易順差,減少到2000億美元以下;另一個是要求中國暫緩「中國製造2025」執行;再一個是保護美國知識產權不受侵害。


第一個條件,按美國人的計算方法,去年中美貿易順差是3700億美元,就是要減少1700億美元的順差,或者說要增加購買10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這個難度十分大;如果按中方的計算方法是2600億美元順差,減少600億美元的難度並不太大;如果按我在前幾節的計算方法,這個條件馬上就能實現。關鍵是美國談判代表接受不接受中方的「計算公式」。這個「計算公式」的認同,是中美貿易談判中的關鍵所在。這個「計算公式」應該表述的是,中方貿易順差的形成是美方掘取知識產權利益產生的。想想看,既然貿易順差虛增、中方順差沒有那麼大;既然美方是貿易順差的重要利益的獲得者,美方還有什麼理由開出「天價」?至於放緩「中國製造2025」更沒什麼道理,這是中國的核心利益,美國人應心知肚明,這種過分的要求,只是拉高談判籌碼而已,這充分顯示了美國人自私霸道的「德性」,使其在全世界面前丟臉。憑什麼中國就應該始終「坐在」製造和產業鏈低端?憑什麼美國人要永遠居於高端?你的自由競爭的價值觀哪兒去了?


第三個條件是知識產權保護問題,這也是美國在世人面前忽悠最多的問題。在我看來,這個問題正是中美貿易順差的實質性問題。是應該與美方「掰開了揉碎了」與美國「矯情」的問題。我的定義是,知識產權利益獲得與貿易順差成「反向狀態」問題。


美國人在世人面經常指責中國侵害美方知識產權,無中生有造謠中方「偷」美方技術,甚至誣衊中方強制美國在華企業轉讓技術等。在知識產權傷害問題上做足了文章。在知識產權保護問題上,中國政府十分重視,下大力氣整治和保護,不僅設立了知識產權機構,出臺了若干保護措施。據我所知,發改委、商務部、工商總局、公安部等部門都設有知識產權機構,我所在的海關總署,10多年前就設立了知識產權保護部門,授理了大量涉及外進出口貿易方面的案件,每年海關查處了大量侵害知識產權商品,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美國在中方加大知識產權保護中,或得了巨大利益。我想說的,正是中方加大對美方知識產權保護,美方才獲得了巨大利益,獲利的份額成為了中方的貿易順差,這一動因往往是被忽略的。



加工貿易產品內銷貿易統計的知識產權問題


為了說請楚這個問題,我還拿前面舉的幾個例了做分析。我在上兩節講到貿易統計「失真」時,談到中國生產蘋果iPhone 和iPod,其製造成本和銷售價格差距較大,銷售價大大高於成本,原因就是蘋果的品牌,如果不貼牌價格就沒那麼高。品牌是什麼?就是美國企業的知識產權,影碟機的案例也同理。由於蘋果iPhone 和iPod研發、設計在美國,蘋果商標知識產權的重要利益落在了美國企業,也就是這個產品的大部分利潤留在美國本土。而由此產生的大量中方出口貿易資料卻留在了中國。算算帳,蘋果在中國生產組裝,實際價值200多美元,在美國市場銷售600多美元,中國工廠獲得的利潤只有20多美元,這中間巨大的利潤就是品牌(知識產權),在商品進入美國時,知識產權價格在市場銷售體現出來,從而落在了美國,而「蘋果」在中國內銷報關時(就是大家說的出口轉內銷),儘管銷售價格遠遠超過美國市場,但進口貿易統計則大大低於出口同類產品的資料。原因是蘋果屬於中國加工貿易產品,只計算了進口料件的價值,不含中國國內採購的料件和人工費用;也不含美國國內研發、設計增值的知識產權利潤。既使由海關監管的特殊區內銷按「產品形態」內銷統計,也只是作為海關業務統計,不作為貿易統計而不被美方承認。這樣,同一款手機在出口和內銷的貿易方式不同時,在貿易統計上就會顯示出口大於進口(內銷)幾倍的資料,也是我前面講到「失真」的重要原因,也是貿易順差不合理的形成因素。大家可能不知道,中國對外貿易順差,主要產生在加工貿易的進出口統計環節,而美國人只承認加工貿易進口的原產於美國的料件和零部件,而不認可其附加在其中的知識產權利潤。這裡有著美國打擊中國製造的陰謀(這點我在後文分析)。加工貿易本身的「缺陷」,成為一些管理部門詬病的理由,有些人甚至提出了取消中國加工貿易,將其改為一般貿易的主張,一些主管部門出臺了限制加工貿易的政策措施,是這些年加工貿易進出口份額,由占50%下降至30%左右重要原因。殊不知,這些年中國外貿進出口徘徊在4萬億美元左右,正是受加工貿易下降所「拖累」。所以說,在加工貿產品內銷時,應該將知識產權因素統計成貨物貿易的「基數」。你美國人拿走了中國加工貿易產品內銷知識產權利潤,就應承認它屬於來源美國的「貨物」,在進口中應有所體現。儘管我一直認為知識產權進口應列入服務貿易項下,但美國人這樣給你算帳,中國海關的貿易統計也應該這樣跟著「走」,不然吃虧太多。


大家可能沒注意到,在談判代表中,我們與美國對等有著財政部、商務部、發改委的主管領導參加。但美國海關隸屬於財政部,中國海關則是直屬機構,美國談判代表中有比較重的「海關元素」,而我們財政部則缺少「海關元素」。這在談判中是比較吃虧的,畢竟海關是進出口貨物的監管部門,有著最直接的進出口貿易資料統計和解讀。在這裡我不是為海關爭什麼地位,而是想提醒,在進出口貿易的「算帳」方面,海關專家是比較內行的。



「知識產權利益歸屬」與貿易順差「異化」


我認為,在中美貿易順差問題中,最不公平的是就是,美方知識產權利益獲得,與中方貿易順差形成「反向狀態」,也是我們對美強調不夠的問題。在中國生產的大量出口美國的產品,其研發、設計在美國,生產製造在中國,品牌(即知識產權)物化在產品中,增值利益落在了美國;而品牌增值出口資料算在中國出口「頭上」。美國人一邊分享著知識產權帶來的巨大利益,一邊將品牌外溢和增值資料栽在別人身上,這是國際貿易中「霸權主義」行徑。在世界貿易規則中,不僅應改變知識產權利益分享;也應改革知識產權貿易計算,誰獲益,誰就應擔責,誰獲得了重要利益,誰就應承擔主要責任。美方指責中國對美國品牌知識產權保護不力,如果中國出口美國商品中有大量「假」、「偽」品牌,報關出口價值就不會大大下降,那來的這麼高的順差?美方利用中方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獲得重要商業利益同時,又將因此產生的貿易逆差的責任推給中方,將髒水潑向中方。然後再「轉移視線」、「嘩眾取寵」討好選民,這是美國政客們的一貫技倆。


到目前為止,在媒體上很少見到重視知識產權利益與貿易順差關聯關係的論述。我認為,中國談判代表應重視這一問題,旗幟鮮明地向美方指著這一問題的實質,使我們談判疇碼更多、勝算更大。


本文由協會榮譽顧問安保華先生撰寫


聯絡我們

地址: 香港新界上水龍琛路39號上水廣場1223A室
(852) 3543 5126
(852) 3547 2129
info@cbea.com.hk

 ©Copyright2015,HongKong Cross-Border E-Commerc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