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協會新聞

中美貿易戰之我見(二) 中美貿易逆差應算細帳 統計差異有失公平

2018-05-02 17:42:27

在上一節我講到,中美「貿易戰」的進行,要將道理向中國人民、美國人民和整個世界講清楚。使得中國人民瞭解;美國人民理解;世界人民同情。使我們行者有道,佔據正義和道德的制高點。其實,中美貿易順差的計算,雙方有著不同口徑的差異,關鍵是美國統計未全面使用WCO(世界海關組織)規則,只統計對美國出口中國產品,經第三國進口美方原材料未作統計;虛增保稅貿易數量;加上一些企業為獲得更多出口退稅虛增出口產品價格等,導致中美貿易逆差虛增不實。而服務貿易中國對美存巨大逆差,美方在貿易談判中故意忽略此重要事實。


                                    


美國統計中國出口未納入第三國材料進口資料,加工貿易統計失真太多

在進出口貿易資料面前,中美貿易順差有3000多億,美國表面上是吃虧和受損的一方。美國人用這一數字在世界上忽悠了許多人,大談貿易不公平,還引起一些國家的同情和支持。我們的相關部門作出了一些解釋,大致是中國在這些順差中沒獲得太多好處,我們處於價值鏈低端,用蘋果手機舉例,中國境內只獲得了20多美元,而在美國境內則獲得700多美元;出口至美國的產品許多是美國在華企業或者是美中合資企業的產品,這樣計算順差不科學;美國拒絕向中國出口高端產品等等。其實,相關部門講的都是進出口貿易順差的事實,一些理由講的比較透。但我覺的談判主要部門在「講理」時,全面運用世界相關政府、貿易、金融組織規則不夠充分,相關部門的強力配合並未到位,使用的國際規則大多是WTO(世貿組織)規則,而缺少其他相關規則,比如,使用WCO(世界海關組織)規則等,有些道理沒講深講透。要想與美國人算好賬,就要將中美貿易順差的因果掰開了講清楚。

美方統計中方順差有3700多億美元;中方統計實測對美順差有2600多億美元。以自己的認知,可能還有些因素沒考慮進去,或者考慮不夠,如果加上我下邊的理由,順差還會減少,下面講講我以為中美貿易順差可能被忽略的一些地方:


大家知道,進出口貿易中還有一項是加工貿易,這個貿易資料大約占全口徑貿易資料的30%多,也就是說4萬億進出資料中,有1萬多億的加工貿易份額。這1萬多億的加工貿易份額是外方下的訂單,大陸企業接單生產然後出口的,這種特殊貿易形式與一般貿易不同。因為一般貿易產品的特點原產地都在中國,而加工貿易料件的原產地許多來自國外。還拿蘋果手機為例,它的零配件有些直接來源美國;有些可能是美國經第三國輸入中國;有些來自是其它國家,當然有些也來自中國。這些多國產品組裝成品,極易形成大的貿易順差,如一部蘋果手機在美國釆購20%的零部件;在韓國和日本採購了60%的零部件(其中有美國輸往韓、日40%零部件);在中國釆購了20%零部件(含人工増值部分)。這樣,對美進出口貿易統計上就是100-20=80,美國人的計算方法就是這樣。什麼意思?就是從美國進口20,向美國出口100,貿易是順差80。這樣計算看似符合有關統計規則,但確實不公平、不真實,因為另外40%經第三國的美國產品沒有被統計進去。

特別是加工貿易項下有一項是來料加工,它的特點是原材料由外方提供,貨權不屬於中方,加工成成品後出口。形象比喻就是,鄰居拿著自己的布料請你幫助做件衣服,物權屬於鄰居,你買了針線、紐扣、拉鍊,做好衣服交給鄰居。這時你計算成本和利潤應是:針錢+紐扣+拉鍊+人工=你的投入(或叫應得收益),純利潤就是人工成本這一點。但鄰居給你這樣計算:布料+針錢+紐扣+拉鍊+人工+品牌=你的收益,如果是一件名牌服裝你的收益可虛增幾倍甚至幾十倍。鄰居接著說,你看你賺的太多了,你不覺的委屈?這就是來料加工計算的毛病,把物權屬於別人的東西,形成成品後所有價值算在你身上,這種計算方法,既不合理也不真實,這樣的事例大量存在中美貿易順差中。



中美談判需海關原產地專家參與 服務貿易中國存巨額逆差

WTO(世界貿易組織)產生的《原產地規則協定》,專門設立了WCO(世界海關組織)原產地規則技術委員會。這個委員會制定的“技術標準”,是衡量和定義進出貿易順、逆差的重要依據。其實,WCO早已有了不將來料加工列入貨物貿易統計、而應將其列入服務貿易統計的共識。如果這種統計方法「落地」,中美貿易順差將減去一大塊。就象WCO《京都公約》自貿區條款簽署一樣,有條款而不落地(實施),我們吃了不少不合理統計的虧。特別可惜的是,前些年「珠三角」地區,為解決企業法人地位等問題,強制將許多屬於來料加工的合同,改為進料加工合同。這種的人為操作,一下子將加工貿易中來料加比例降至10%以下。其實我們利用WCO規則去與美國人算算細帳,從這裡還可減下一塊。


前些年,我曾在不同場合呼籲,加工貿易轉型升級內容,應加入「加工貿易向服務貿易轉型」、「進料加工貿易應向高端來料加工轉型」,其中考慮的重要因素就有,服務貿易資料不記入貨物貿易統計範疇,去掉這一大塊,中美貿易順差可以減少不少。可惜「人微言輕」未引起足夠重視,今天中美貿易之戰,絕對有貿易計算本身的缺陷和雙方認知的不同的原因。


還有,原產地規則中有“雙邊多邊談判”涉及增值部分不超過20%(多為30%,甚至更高),不應認定原產地這樣的規則。還拿上述蘋果手機舉例分析,如果蘋果手機20%是在中國增值部分,其它增值部分來源於國外,就不應全部算為原產中國的產品。可惜只有20%能證明來自美國的零部件,其它進口部分則難以判斷它的「身份」,所以全部算在了中國頭上了,中國在對美貿易中,這樣的「黑鍋」背了不少。但我們的對美談判代表中可能缺少海關原產地專家的參與,估計使用這樣的規則不夠。如果這「一塊」能爭下來,中美貿易順差又能下降一截。


其實出口貿易資料中還有一塊灰色區域,就是國內一些地方注重GDP增長、有的企業注重出口業績,有的為了獲得地方政府的出口獎勵等原因,虛增出口產品的價值。比如一個出口茶杯就是5美元,企業報出口價值50美元,這樣,即可多得出口退稅;又可獲得政府出口獎勵;還增加了企業和地方的出口業績,這在對美貿易中絕對是存在的。再比如,企業進口了美國20美元的零部件,組裝成成品,實際價值是40美元,出口時報成100美元,80美元就是統計資料的貿易順差,虛增的60美元則成了業績和獲獎「底數」。儘管有關部門加大了查處力度,但絕對有「漏網之魚」。估計這個情況在對美談判中會被忽略,我認為,應該對美攤開了說明這一情況,減低貿易順差的估值,同時邀請美方共同參與打擊這種騙退稅、騙獎勵的行為。我認為,在中美貿易談判中,要談清楚這些虛增因素,形成中美共識,還貿易順差的本來面目,要擠擠水份,使其接近真實。


在中美貿易談判中,要重視服務貿易的「籌碼作用」。中國每年有幾百萬遊客到美國旅遊消費;有幾十萬學子在美國學校讀書繳費,這些都是美方的純收入。估計在服務貿易方面,每年美方順差有600多億美元。中國遊客在美大部分是買的美國製造,即使買的是中國製造,多個利潤環節也在美方。美國人可能扯出一些統計規則,不給你談這一塊,但是既然是貿易談判,將貨物貿易與服務貿易一塊談,有什麼不可?你「強拉硬拽」,我就「東拉西扯」,遇到了流氓,你還當什麼君子?


本文由協會榮譽顧問安保華先生撰寫


聯絡我們

地址: 香港新界上水龍琛路39號上水廣場1223A室
(852) 3543 5126
(852) 3547 2129
info@cbea.com.hk

 ©Copyright2015,HongKong Cross-Border E-Commerc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